南瓜街住着一位叫卢锡安的女孩儿,她对万圣节很纳闷,因为她家总成为小孩儿们主攻的堡垒。

英雄有病 【刘昊然】霍震霄x你

大家都是林安【握拳】祝大家看的开心。

英雄有病

霍震霄X你(林安)

非原著向

 文风沙雕

“玉玺!找回玉玺!”

霍震霄刚刚被分配到这个“上等犯人”的监狱里就着实被吓了一跳。

眼前这个人缩在自己屋子的栏杆边儿上,嘴角带着一丝亮晶晶的口水,一开始还含糊不清不知道在说话还是在啃柱子,等霍震霄路过一直走到他跟前儿这声音就突然放了出来,声嘶力竭的呐喊,好像分隔他们的这些铁栏杆儿也在晃啊晃晃个不停。霍震霄认真的去看了看这个人,眼里似愤怒又带嘲讽,一点点怜悯里夹杂着零星儿的渴望和期待。

复杂,这人心可是复杂的鬼。

说说为什么被扔进这个地方吧。霍震霄觉得还可以接受。,毕竟就算对方是...

南瓜街15号邮报 *2nd

南瓜街15号邮报

       *2nd

—陈述“忘记”—


“我已经忘记她了。”

卢锡安的好朋友马修如是说道。

“就像她喜欢吃什么喝什么,喜欢什么小动物我都差不多忘干净了。”

卢锡安一边听着马修的发言一边搅拌着手边咖啡杯里的热可可。

“可是,马修...”

“不不不,这绝对是伟大的胜利我亲爱的卢锡安,没有人在我面前提起她了,我现在觉得厨房的锅碗瓢盆交响曲是那么美妙,一个人的晚餐和烟火是那么美好,想想!我可以自己享用一整个橘子挞~”

“可是,马修...”

“好了卢锡安,今天我要自己读完《克里斯...

【Newtmas】不问来日 泰坦尼克AU 3

【Newtmas】不问来日 泰坦尼克AU   3

—语言飘忽的日常,文笔不及经典万分之一

—ooc属于我,Newtmas属于彼此


夜幕总是笼罩着Newt的心,而此刻也正巧笼罩着他头顶的这片天幕。他终于摆脱了在酒吧纠缠的贵人独自来到了前甲板。没有笔挺的西装外套,只单穿了一个暗褐色的背心和白色的衬衫,晚风微凉,Newt每走一步身子的颤抖就越发明显。

他一步一步的靠近甲板的围栏,双手紧握着栏杆低头看了看船体之下黑暗无际的大海。海水在翻腾,不时会被激起的白色浪花,下一秒又被卷回了海底。

“呵—咳咳咳——”

Newt突然呛了一口气,稍后抿着嘴唇轻轻地踩上了...

南瓜街15号邮报 *1st

       卢锡安已经好久没有动笔了。

       对于她或许即将伟大的著作来说还应有更大的补充修改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会让她忘记自己的大作的原因,可能是迷恋打字机的清脆声响,可能是新学会的现烤曲奇迎来了街坊邻居的赞扬。

       总之,笔杆子上落满了灰尘,墨水凝固在精心挑选的雕花玻璃瓶里,纸张因为经常...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用情极深者,痴傻 P4 【白龙x秦风】

(3):http://19120955.lofter.com/post/1e6c9d3c_12a1031f3

老福特说我有敏感词...那就走链接了大家!

希望大家看的爽!

https://shimo.im/docs/RRd9FQLi3A42tVsJ/ 

用情极深者,痴傻 P3

祝大家看得爽。

(2):http://19120955.lofter.com/post/1e6c9d3c_efe17d00

用情极深者,痴傻

—白龙x秦风

—作者本人究极矫情产物

—当做复健罢

5

“喵~”

白龙侧身,瞥到岩台下的一团黑色活物。绝望的火早已把他的双眼烧焦焖干,他单薄的双唇微微分离试图给自己捕捉更多的空气,眼神空洞又惊慌。秦风在看出白龙的目的后,将自己的喉咙勒紧,用力按在台子上的手留下一个潮热的掌印。

白龙拔出银亮的匕首,他与那只黑猫四目相对。

你是愿意的,对吧?

你呢?

眼泪跌倒在眼眶边缘,白龙的手像是有千斤重万金沉。一刹那,岩洞里听见一声响亮的岩石与...

用情极深者,痴傻 【白龙x秦风】p2

用情极深者,痴傻

—白龙x秦风

—作者本人究极矫情产物

—当做复健罢

 (1):http://19120955.lofter.com/post/1e6c9d3c_efd43495

3

眼前再度亮起的时候,秦风发现自己窝在一个角落里,身边全是杂乱的草丛,自己的身体扭曲的缩在这个窄窄的密道似的地方。

【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】

【那是我爹我不能违背——】

【你也是他们的帮凶,我不想再看到你。】

【白龙,你除了我还有谁?】

白龙?

非常熟悉的对话,秦风挪了挪身子尽量轻轻地猫着身子跑出了窄道。曲径通幽,一拐角便是一个诺大的岩洞,洞中央有一张溶岩做的台子上面躺着一位还看不...

用情极深者,痴傻 【白龙x秦风】p1

我对秦风真的爱得深沉。好久之前码出来的梗了,最近才补完。希望大家看的不会太尴尬!在这里抱拳了2333祝大家看得爽!

用情极深者,痴傻

—白龙x秦风

—作者本人究极矫情产物

—当做复健罢

1

【这是娘娘的翠翘】

【没什么,一切都是可有可无罢了。】

【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】

【她不会死的……】

“老秦?老秦!”

梦境如琉璃般光华的破碎,境中人似沙似雾在惊醒的最后一秒飘散不见。

秦风猛地睁开眼,唐仁的脸直直的凑近在眼前,双手捏着自己的肩膀在自己睁开眼后还在疯狂的摇晃着自己。

就像记忆短缺了一样,秦风吐出一口气推开唐仁的手揉了揉眼睛。环顾四周,这里是纽约的机场候机厅,自己、...

© 劳德于1912 | Powered by LOFTER